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放眼全球 > 一小时三起事故十人死亡:致命的深圳暴雨

一小时三起事故十人死亡:致命的深圳暴雨

发布时间:2019-04-13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点击:

2019年4月11日晚,因强对流天气,深圳突降暴雨,引发洪水,造成罗湖、福田两区多名正在作业的河道作业人员被冲走。截至12日晚23时,事故已造成10人死亡,1人失踪,搜救仍在进行。

11日傍晚,两小时之内,深圳气象台发布了4次黄色预警。19点10分雷电黄色预警;19点55分冰雹黄色预警;20点大风黄色预警;20点10分暴雨黄色预警。当天最后一次预警发布时,这11个工人仍在施工现场。

悲剧在一小时之内发生
▲▲▲


事故发生地有三处。

4月11日晚22时10分许,罗湖区桂园街道宝安南路,笔架山河暗渠整治西湖宾馆路段,7人在排水沟清淤作业时,遇洪水被困,其中4人被救出,2人遇难,1人失踪。22时19分许,福田区侨香路与香蜜湖路交汇处4人在凤塘河暗渠进行清淤作业时被水冲走,1人获救,3人遇难。22时55分许,罗湖区东湖公园爱国路路段5人在暗涵进行清淤、测量勘察时被洪水围困至地下排水管,截至12日晚20点,5名遇难者遗体全部被找到。

悲剧在短短一小时之内发生。

潜水员周朝晖参与了东湖公园爱国路路段失踪人员的搜救,12日凌晨3点,他到达出事地点,“水能淹没脖子”,下水后不久,他在一口井里发现了一名遇难者,“很魁梧,穿着绿色的反光背心,穿着普通的工人服,看起来有四十多岁,是家中顶梁柱的年纪。”随后,消防员在附近区域又发现两名遇难者。12日凌晨至当天上午,周朝晖和同伴潜入排水管道,沿着管道找了四公里。

1.jpg

4月12日中午,消防员在离罗湖区东湖公园五公里左右处的排洪渠搜救失联的2名工人。此时是他们第七次下水。

消防员沿着水库深圳水库排洪渠搜寻了一整夜加一个白天,水流湍急,他们采取“地毯式”的搜索方式,一排人在水中拉着一根绳子伴随着岸上消防员的牵引前进,直到排洪渠与深圳河交界处,香港边界。

2.jpg

消防员采用“地毯式”搜索

消防员排查过后,傍晚,周朝晖和同伴再次下水,他们开着装载有声呐探测仪的皮划艇,沿着排洪渠上下来回搜寻,19时许,先后打捞到两名遇难者遗体。

3.jpg

潜水员周朝晖和同伴准备乘坐载有声呐探测仪的皮划艇沿河巡查。

据深圳市气象台提供的信息,此次降雨过程为一次短时极端强降水,强降雨伴随着大风雷电和冰雹,同一地点的强降雨都集中在半小时以内。数据显示,离福田区事发河段不远的莲花山站最大半小时雨量73.4毫米,为该站有气象纪录以来4月份最大半小时雨强,罗湖区10分钟最大雨量达39.2毫米。

一位救援人员打了个比方,他说,这些工人在洪水来临的那一刻,就像是面临一次山洪暴发,多条支流的水量汇集到一起的瞬间力量让人根本没有时间去逃生。

深圳治污一直在还历史的“高利贷”
▲▲▲


救援过程中,河岸上站满围观的人,没有家属前来。

大家都在疑惑:为什么会在已经发布暴雨黄色预警的情况下工地还未停工?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进行清淤工作?


4月12日上午10时,福田区凤塘河事故现场指挥部举行新闻发布会。福田区水务局副局长尹学康在发言中说:由于这个施工单位存在这种侥幸心理,麻痹大意,它没有充分估计到这一次降雨的强度远远超过了预期。”该处的施工作业单位为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其深圳分公司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从西湖宾馆路段事发地的“工程概况牌”上可以知道,该工程中的一部分是“笔架山河及罗雨干渠沿线小区城中村正本清源项目”,施工单位为深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7名作业人员为代建单位“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下属的工人。该工程工作人员陈昌鑫说,事发时,被困工人当时确实是在箱涵工作。但问及为什么这么晚,还让工人工作时,他回应到时会有官方通告。


三起事故,10人死亡,1人失踪,不难发现,这些工人都是在进行“排污”工作时遭遇洪水的。

近两年,深圳在大力推进“雨污分流”管网工程,事故发生地的“河道清淤”是“雨污分流”工程中的一项配套工作。

据深圳官方媒体报道:2019年被称为深圳水污染治理的“决战年”。2月18日,深圳市召开了“深圳市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第一次全体会议暨水污染治理决战年动员会”。2019年深圳全市计划完成水污染治理投资近500亿元,到2020年全市将累计完成治水投资近1200亿元。

全国排水委员会委员,曾经参加编写国家标准《室外排水设计规范》的民间环保工作者熊杨和71名“深圳民间河长”曾对深圳150多条河流做过980多次实地调研,在他看来,深圳的河流污染治理一直在还历史的“高利贷”。

“深圳的气候和城市规划决定了市区内的河流为雨源性河流,强降雨主要集中在夏季,小雨和基流被沿河两岸的‘大截排’箱涵拦截,河流没有生态性补水,因此采用了大量相当于地表水劣V类水质的再生水补充河道,河道腐臭淤泥较多,因此才需要赶在雨季来临之前清除淤泥。”熊杨说,这是今年深圳第一次下暴雨,来得比往年晚,并且伴随着冰雹,让人意外。但无论如何,在夜间,让工人在封闭的暗涵施工都是不安全的,工人在密闭的暗涵和箱涵内很难对外界的危险有预判。

据熊杨调查分析,2005年至2015年,深圳众多河流的沿河两岸都进行了“大截排”箱涵拦截工程,从而放缓了地面“雨污分流”的进程。河道“大截排”式的治污做法,在当时遇到了很多专家的质疑,但依然得以推进。熊杨将那十年称为深圳治理水污染“错失的黄金十年”。

熊杨曾经在一次关于治理水污染的会议上和与会的政府工作人员及各方代表讨论:“决战年”是和谁决战?大家的一致答案是:和“污染”决战。“污染其实是我们人类自己产生的,我们其实是和‘自身’决战,深圳在过去30年时间内,某种程度上,承受了一个‘污染转移地’的代价,30年产生的污染问题,用3年来解决,见成效,我们是否有点太着急了呢?

(本文图片由作者拍摄)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